《中国教师报》特别关注:这样的团队研修令人神往!

《中国教师报》特别关注:

 这样的团队研修令人神往!看苏语五人行的快乐行走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E2MDY3NA==&mid=205984712&idx=1&sn=d180e082dd70e198c4a996889070ae4d&scene=5#rd

 

(记者:马朝宏)

 有这样五个人,在江苏省的昆山、镇江、常州、南京、南通的初中语文教学一线勤勉不辍,因为热爱,他们相聚;因为追求,他们前行。他们是——苏语五人行。

刘恩樵 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国际学校初中语文教师,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著有《一个人的教育史》《新语文叙论》等。

丁卫军 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育才中学语文教师,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南通市学科带头人。著有《小丁教语文》《丁卫军教写作》。

王益民 江苏省镇江市外国语学校学术委员会主任,镇江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发表、出版文字近200万字。

梁增红 江苏省常州市第二十四中学语文教师,常州市学科带头人。出版个人专著《追寻教育的本真》《简洁语文教学的守望与探寻》。

柳咏梅 江苏省南京外国语学校教师,南京市优秀青年教师。个人专著《柳咏梅语文教学三部曲》即将出版。

 

一个星期天,记者在江苏镇江市外国语学校见到了“苏语五人行”的全体成员。刚一见面,镇江市外国语学校教师王益民就讲了一个段子。

一大早,王益民收拾妥当准备出门。尚未起床的爱人不解地问:“大周末的这是干什么去?”“今天,我们‘苏语五人行’开年会。”爱人翻过身看了他一眼道:“哦,怪不得听说今天镇江要交通管制,原来是你们开年会啊。”

在座的各位听了无不大笑。当然,“交通管制”是爱人打趣他的话,言外之意:一个只有五个人的年会,用得着那么煞有介事么?

南通的丁卫军老师,因为当天有雨有雾,高速公路不通,愣是打了一辆车从南通赶到镇江,路上走了几个小时。

每一次相聚几乎都是这样,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谁都不会缺席。甚至,2013年的跨年夜,他们五人都“抛家弃子”,一起在镇江度过了辞旧迎新的夜晚。

王益民满怀深情地说,这是一场永不落幕的精神恋爱,我们都来自江苏,我们共同的情人叫——语文。

 

1金砖五国是怎样炼成的

 

五个人都已不再年轻,最小的一位也早已过了不惑之年。但是,许多人身上的“职业倦怠”在他们五个人身上是看不到的,虽然他们都已经是“名师”——著作、荣誉都不少了,他们却都葆有对语文,对教育的天然的、持久的热情,对成长有着强烈的渴望。

在相遇之前,五人在当地分别都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教师,甚至可以说“功成名就”。

丁卫军,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育才中学教师,虽然是团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但几年前就已经是特级教师了。做过校长,做过教研员,如今又重新做回一名普通的语文教师。从阅读教学到写作教学,他在成就学生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2009年,他入选南通市名师培养第一梯队,提出了“简约语文”的教学主张,这是对新课程背景下语文教学浮华、错位之风的一种“拨乱反正”,是对语文本真回归的一种呼唤。他着力于洗尽铅华的生态课堂教学,摒弃功利的朴素阅读指导和回归本真的生活写作实践。

梁增红,江苏省常州市第二十四中学语文教师,是一个行动主义者。他的教育主张与丁卫军只有一字之差:简洁语文。他提出,要剔除语文文本解读中那些无效、非语文的东西,让学生在干净洗练的语文课上,在“少而精”的语文活动中,学习运用语言文字,让语文教学“走在回家的路上”。

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国际学校教师刘恩樵,是团队中最年长的一位,也是一位特级教师。虽然年长,但他最富童心,并且创新精神十足。他倡导“常识语文”,坚守大量阅读与大量写作并举的语文学习铁律,坚守真切体悟与充分实践交融的法则,坚守不唯教材、不唯宣讲、不唯分数、不唯考试的信念,坚守课堂上让学生深度思考与自由表达的教学策略。

而王益民,他有两种“秘密武器”,一种叫“对话”,还有一种叫“课程”。他认为,语文课堂是以“对话”为原则的,有师生对话、生本对话、师本对话、生生对话、自我对话、生机对话等样态。“对话”是解决“怎么教”的问题,而“课程”则解决“教什么”的问题。王益民有一个理想,就是以丰富的“课程”润泽孩子们的语文生活,他成立了“行舟文学社”,并开发出“六种产品”:“行舟阅读”、“行舟练笔”、“行舟聆听”、“行舟演讲”、“行舟研究”、“行舟评价”。

柳咏梅,南京外国语学校教师,是团队中唯一的女教师。她本来是一名大学教师,但因为觉得大学生都“定性”了,教师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于是,她申请调到南京外国语学校,做了一名普通的语文教师。她主张“读写语文”,为学生创造一个全面丰富的语文世界;在听说读写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做语文“本该做的事情”,比如坚持课前听记故事,每天积累一个古汉字、一个哲言佳句等。

简约语文、简单语文、常识语文、对话语文、读写语文,这五个人都坚守语文教学的常识,倡导简洁的本真语文教学,力主多读多写,实施课堂对话,拓展语文课程,努力培育学生的语文素养。

因为都是初中语文教师,都来自江苏农村,共同的成长背景让他们产生了共鸣,因为能够体会到个人成长的不易,他们更加珍惜当下的工作状态,也很愿意将自己的经验向正在成长的教师们分享。

201149,在镇江全国语文名师大讲堂活动的席间,他们聊天、唱歌、拍照。柳咏梅的一个“咔嚓”——四大“帅哥”手叠手的照片永恒记录了这个叫“金砖五国”的缘分。

 

2路越走越远,心却越来越近

 

缘分天注定。

2011年暑假,五人再次相约昆山。从外地赶来的四个人在不同的地点、时间买的车票,在不同的城市上车,居然座位都连在一起,他们惊叹欢呼,这是缘分命中注定啊!

201112月,五人又齐聚镇江,参加全国第二届语文名师成长论坛活动,一起听课,一起沙龙。王益民是东道主,自然忙前忙后,丁卫军主持评课,刘恩樵主持沙龙,梁增红上公开课。晚上五人沙龙,思想的碰撞,智慧的聚会。柳咏梅用相机记录下相聚的美好瞬间。

2012年寒假,五人又相聚南京,一起参加南京市优青培训班的学习,与黄玉峰、蔡伟等名师面对面交流。

20135月,五人一起参加南京师范大学承办的两岸三地散文教学研讨活动,与香港、台湾语文教学专家交流。

2012年和2013年的暑假,五人参加了全国第一、第二届中小学写作教学暑期高级研修班培训活动,在活动中分别做个人讲座。

……

就这样,他们不时地相聚在南京、南通、苏州、徐州、镇江、常州等地,甚至跑到外省,参加一些大型的语文教研活动,经常是几人上课,几人讲座。

见面的时候,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但总是离不开语文这个永恒的话题。或批判争论,或假设探究;或慷慨激昂,或娓娓道来;茶喝了一杯又一杯,话说了一茬又一茬……

不见面的时候,他们默默地读着彼此的博文和发表的作品。柳咏梅说,虽然不相见,但是读着彼此的文字,就好像真的又在一起说语文、谈教学、聊科研了,常常情不自禁地微笑、点头、默叹。

5年的时间过去了,走过的路已经足够远,远到已超出他们的预想。路越走越远,心却越来越近,共同点也越来越多。在教学上,渐渐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势——丁卫军借鉴了柳咏梅的听记故事,但是把听记故事和写作结合起来;柳咏梅借鉴了梁增红的“班级史记”,在其基础上增加了读听的环节,让“班级史记”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渐渐地,他们发现,五人的精神尺码越来越接近,因此他们决定,共同开一个博客,共同申请一个课题,作为一个团队去做一些公益活动……相互取暖,一路携手,走向远方。

他们常有这样的同感:常有几个知心的朋友问你,你最近进步了没有——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3带动粉丝做语文

 

只是自己成长,还不能满足他们的“野心”。本着成长自己,带动他人,真心诚意地一起做语文的宗旨,他们每年都会开展几次公益活动,或开课或讲座,把各人的研究成果以多种方式与各地的语文同行分享。

2013815,五人冒着高达40度的酷热天气,来到河南平顶山,在热浪滚滚之中开始了“苏语五人行”暑期公益助教活动。

五名异地教师结伴而研,这样的新型教研团队引起了在座的600余名初中语文教师的浓厚兴趣。应教师们的要求,他们讲述了团队研修的生动故事与丰富经历,分享了个人的教学研究成果。教师们听了都非常感佩,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有意义的培训,是一种可学的示范:在网络与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教师的研修团队已经绝不止于校内的教研组了。

为了让这个团队变得更有意义,他们每人都与3-5名当地教师结成“对子”,并相约在新的学期里,通过网络传递信息,互相磨课磨文,有可能的话还可以互相走动,完成一些较大的研修活动。

2013923,徐州,“红色之旅”公益支教活动,全区语文教师聆听了刘恩樵、王益民、柳咏梅、丁卫军的讲座,并写下了数万言的听后感。

2014年,“苏语五人行”在江苏仪征、湖南永州、湖南岳阳、江苏泗洪等地举办公益培训活动。

每次公益活动都能产生并吸引一批“苏语五人行”的粉丝,他们的公益活动,绝对不是“来了就讲,讲了就走”,而是将培训作为一个起点,让活动延续成一种持久的互助研修。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能够让更多的语文人同心,同行,同乐。

现在,五名教师又共同参加了“新教育星火教师公益培训网络”工作。除了平时的交流,每个月的15日晚上都会有一场有关语文教学的网络专题研讨活动。作为培训导师,五个人都有自己的指导对象。他们在自己成长的同时,带动着更多的青年教师成长。

“我们就像一群快乐的农夫,在自己的语文田野里悠然散步。”柳咏梅说。而这种“散步”,显然是自然的、原生态的,与功利、名誉不相关。

410,是“苏语五人行”的4岁生日。

而就在前一天,49,在合肥召开的“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传统文化与语文教学’暨2015工作会议”上,丁卫军代表“苏语五人行”作了《在行走中共同成长》的经验分享,让更多的语文同行了解了这个有点传奇的团队。

“苏语五人行”,追求一种本真的、自主的成长。“我们依然行走在路上。”丁卫军说。

(原标题:《苏语五人行:散步在语文田野》)

                2015515  星期五)

(《中国教师报》第565期   2015年5月13日   头版头条)

 

《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用最初的心做永远的事

用最初的心做永远的事

原载 《中国教师报》2015311  8

(记者:马朝宏 
宋鸽)

 

前言

  柳咏梅似乎天生就是为中学语文而生的。

  她曾经是一个大学老师——在南京教育学院兼授教师口语和教学法两门课——这是一份多少人羡慕的职业,但是,当她每年带学生到中学实习,看到中学语文教学的种种问题时,她有一种冲上讲台的冲动。

  谁也没想到,她果真就听从了自己的内心。2001年开始,柳咏梅开始了自己的中学语文教师生涯。

  柳咏梅似乎天生就是为中学语文而生的。

  大家总在说职业倦怠的话题,可我做了13年教师了,一点儿都没有感到有什么倦怠。说完,柳咏梅乐。

  她从不做家教,也不接受任何家长的宴请。业余时间,多是读书,写东西,每年都要写下几十万字的心得、随笔、日记等;平时,她最关心哪里有什么教研活动,不管学校是否安排,只要有时间,她就会去,有些远在省外的教研活动,自费也要去。

  除了读书写作,她还外出交流讲座,做义工搞公益活动,为了满足老师们学习的热情,在东北大地,她创下了连续站着上课讲座7小时的记录。

  有人跟我说,柳老师,你别太苦着自己,周末没事去逛逛街。我特别感谢关心我的人,可是说实话,周末读读书,写写博客,整理一下学生的文字,我觉得很充实,而且很有意思。

柳咏梅参加南京市学科带头人的评选,没有入选,别人为她打抱不平。她却说,那只能说明我的力量还不够强大。犹如一条小溪,慢慢地汇聚力量,最终会冲破各种阻力冲出属于自己的一条河流。

从大学到初中

  20世纪90年代就读于南京教育学院的柳咏梅,毕业后顺利留校,兼授教师口语和教学法两门课。活泼自信的她很快便与学生们打成一片,每年带学生到中学实习,看到中学语文教学的种种问题时,她有一种冲上讲台的冲动。在高校,柳咏梅写的论文都与中学语文教学有关,还获得了中语会的全国评比一等奖。

  你就适合到中学当老师。”系里的教授对她说。

  20014月,柳咏梅看到南京外国语学校的招聘通知,想都没多想,就赤手空拳地赶去应聘。

  面对这个愣头愣脑的教师,负责招聘的人感到很奇怪,你怎么愿意来中学呢?”柳咏梅的回答也很简单:喜欢。大学生已经定型了,而教中学,我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后来的试讲环节,从没给中学生上过课的她,没有向任何人请教。我希望按照我对语文的理解,上出属于我自己的语文课。

  课上到一半,柳咏梅就找到了与学生一起学习的快乐和幸福。课堂发言人数多,氛围好,既有静默中的积累,也有热烈的讨论。连原班教师也说,真没想到,这个班不少成绩不好的、从不发言的学生,这节课上都被调动起来了。

  不久,柳咏梅便捧着调动申请书请系领导签字,那时,“系领导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签了的。柳咏梅感激地说。

就这样,柳咏梅从大学到了初中,成了一名她心目中真正的教师

听,那旋律般的文字

  有情趣、情味、情调,是柳咏梅给语文学科贴上的标签。在她看来,借助语言文字,通过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来理解他人作品,呈现自己作品,最终获得优良的语文能力,便是语文的功能。这是一个动态的、无止境的过程,更是一个随时可以发生、随时可以训练的特殊过程。

  课前五分钟演讲,想必许多语文教师都不陌生。然而,柳咏梅观察发现,这样的演讲,每次只能训练一个学生,因而效率不高。

  如何把每一分钟的功效都发挥出来?如何让全体学生都参与进来?一个全方位的语文训练活动——“听记故事诞生了。所谓听记,就是一个学生在讲台前读或背故事的同时,其他学生记录故事梗概,写出听后感,然后全班交流。

  十几年里,柳咏梅一直坚持做这样的积累活动。从起初的听老师读故事,到听同学读故事、背故事;从起初的只记录故事梗概,到后来的记录梗概后再写感想……无数个故事见证着柳咏梅的课堂,也陪伴着孩子们的成长。训练听说读写能力固然是这个活动的主要目的,但更重要的是,我要利用这课前的几分钟让学生养成阅读的习惯,尤其是从这些文质兼美的文章里获得人生启迪,丰富思想认识,涵养语文素质,培养高尚的人格。柳咏梅强调。

除了课堂上听记故事,柳咏梅还要求学生们利用空暇时间把所记录的内容存入电脑,假期的时候把这些文章进行重新组合,根据自己对这些文章主题的理解,将一个学期积累的几十篇文章分类,然后编辑成册,每个人都有一本流淌着自己思想的美文集:《拾贝集》、《串串脚印》、《心灵的凯歌》、《雨滴集》、《含英咀华》、《听,那旋律般的文字》、《思路》……两个班的孩子在一个学期里所听记的美文有100多篇。我的课前听记故事除了让他们记录以外,还在期末的口语考试中会用到,师生就一篇文章面对面地交流。柳咏梅自豪地说。

柳同学,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不管老师讲解的多么精彩,总有一些学生不能进入课堂现场,为什么?柳咏梅开始反思,备课时、教学中,教师所关注的和学生是一致的吗?教师确定的教学重难点适合学生吗?学生对这一篇课文的解读和疑惑到底是什么?他们希望在这一课中学到什么呢?这一连串的问题触发柳咏梅的新创意:让学生执教。

  于是,柳咏梅与学生商议规定:班级中每列学生(6-7)形成一个自然的备课小组,推选组长,然后挑课文、分工,再集体备课,最后正式上课。每一个学生都要服从分配,认真参与集体备课行动。

  拿到任务之后,学生们都会积极地去阅读课文,查阅资料,充分思考,形成教案和课件。有的小组重视细致讲解,有的小组突出创意,有的小组以教学结构取胜,有的小组以教法灵活被赞扬。但所有的小组都有一个特点:重视板书。此前学生们普遍认为柳老师的板书太少了。于是,他们通过重视板书来对柳咏梅的课堂进行补充。

  在这种时候,柳咏梅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她一面要记录一节课的基本教学内容和流程,一面要记录学生的反应,还要写下简短的评点。当执教的老师出现困难时,她还要灵活巧妙地帮助解决;当下面的纪律不太好时,她又要爬起来轻轻地维护纪律;当回答问题轮到自己时,她也没有理由拒绝,像学生一样,乖巧地站起来回答,诚惶诚恐地等着老师评点。有时,执教的老师还会在快结束时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有的话,提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全班学生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他会刻意地问问柳咏梅,柳同学,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看着他们一本正经的认真样儿,柳咏梅觉得好有趣

  坐在下面当学生,才真正体会到当老师和做学生都不容易。这么大的教室,有时老师的声音稍稍低一些,后面的学生就听不到了;有时老师备课不够细致深入,后面的学生就跟不上了。

  每一节课下课前,柳咏梅都会对这一组学生的备课、上课情况进行评点,从研读文本、问题设计、教学安排、教法选择、课件制作等诸多方面进行指导,对个别的错误也要及时指正。

柳咏梅还在全班范围内成立了语文学习发展共同体,将与语文学习有关的任务、活动、管理分为多个内容,学生根据自己的爱好和特长选择其中的一项参加。共同体下设预习组、默写组、阅读组、测评册组、图书管理组、周刊编辑部、阅读推进会、资料下载组,涉及学生语文学习的各个方面。

教师本身就是一本教材

  班主任这个众人眼里的苦累差事,柳咏梅却自得其乐。20149月,几年未做班主任的柳咏梅重操旧业。在两个班都面临缺班主任的情况下,她选择了一个大家都认为的差班。同事不明白她为什么自讨苦吃,她的理由很简单:他们也许更需要我,我陪他们也许更好。爱人更是一语中的,你不当班主任都浪费

  每天清晨,柳咏梅带着开心和期待进入教室,每一个学生在她眼里都是新的。她总是随身携带Ipad,准备随时记录下一个个美好的、独特的瞬间,让这一切永恒在师生的生命中。

  除了照片,柳咏梅还带领学生一起写班级史记,用以记录师生一个学期真实有趣的学习与生活。从开学第一天到20152月放寒假前,师生共写史记”108回,总计20万字。每天早上,学生们听着昨日的史官史记,发现,原来除了学习,我们的生活还那么丰富和有趣!”

  接手这个班级之前,柳咏梅也做好了烦累的准备。但是,一个学期过去了,她所预期的烦累并没有出现,这个班已经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我很享受目前的这种状态。柳咏梅说。

  有人向柳咏梅取经,她只给对方讲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每天中午,她都会在教室里跟学生一起用午餐,无论午饭是否好吃,她都用行动告诉学生,看,我吃得很香,也吃得很干净。其实老师本身就是一本教材,你什么都不用说,你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

  我,语文园地里一个勤恳的农妇,耕耘着自己的一小方天地,享受属于自己与学生的快乐。继续低调地工作、低调地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多大的幸福啊!”2014年,在做年终总结时,柳咏梅如是说。她相信并且喜欢这种身心舒展的生活。我对语文的爱、对生活的爱、对事业的爱一如既往地有增无减,可以坦坦荡荡地说:我一直在用最初的心做永远的事

                              2015511 
星期一)

转载:《柳老师的“非常”》

      《柳老师的“非常”》(转载)

东方一木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9a777d0102vcha.html

 

 

读罢第556期《中国教师报·教师成长周刊》(20153118版)非常教师专栏关于柳咏梅老师的文字,一样拥有语文教学经历的我,立马有种非常的冲动:当语文老师真好,当柳老师这样的语文老师“非常”之好。

文章以《柳咏梅:用最初的心做永远的事》为题,依次从柳老师选择中学语文、教好中学语文、创新语文课堂、带好班级四个层面,分享和展示了柳老师的“非常”。

非常之“选”。

一位大学老师能毅然决然的选择中学语文,理由简单的只有俩字:喜欢。喜欢就是兴趣,就会生发研究的动力、关注的细心。当然,柳老师的冲动不是“魔鬼”,而引领她开启事业之门的“天使”。带学生实习发现语文教学问题——有兴趣,写中学语文教学论文——有研究;看到招聘启事“赤手空拳”去应聘——有信心;用自己的思考上出心目中的语文课——有思想,这样的喜欢决定了柳老师的非常之选择,决非偶然,是非常之兴趣,非常之希望。我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教师的成长也不例外。作为教师也要问问自己喜欢什么,学校更要了解师生喜欢什么,遵循规律、因材施教、因势利导,更能点燃教师创造的热情,搭设自我的平台。

非常之“教”。

我教过小学语文,也曾设计过课前5分钟演讲,但方法却是学生轮流讲,你讲你的,我干我的,每次锻炼受益的也只是一个学生。柳老师的非常之教就设计了“听记故事”,有讲有听、有记有评,全员参加,全员受益。并引导学生利用空暇时间把记录存入电脑,归类成集,既养成了记写的习惯,又训练了汇总、分类、概括的能力,真正把读、记、写、用融为一体,的确非常。柳老师的非常设计,足以让语文老师全盘“拿来”,促使自己和学生养成习惯、孕育能力。

非常之“课”。

我虽然没亲自到现场听柳老师的课,但“柳同学,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的提问,足可见课的灵动与鲜活了。柳老师让学生执教,让学生分组分工备课,自己听课当学生、作引导,这样的放手是全方位、全开放的,真正实现了文本、师生的平等对话。这样的课堂重对话、重体验、重生成,不知胜过读读、讲讲、练练的教学多少倍。非常之课,各位读者、众位老师们,应当反思之、感悟之、践行之、创造之。

非常之“人”。

柳老师还是一个非常之人,从本文引题事例中天天读写的习惯,外出交流做讲座的付出,做义工搞公益的快乐,再到自讨苦吃当班主任的钟情,一切的一切都证实柳老师有非常之追求,有非常之情趣,更有非常好的心态与精神状态。你可能觉得柳老师很忙、很累,但因为喜欢,因为情趣使然,她反倒很充实、很享受:做就有收获,做就有快乐。你看她,与学生一起写“班级史记”,体验、记录、展示一体,一下子就让学生动了起来,师生拧成了一股绳,班集体的力量比铁还硬、比钢还强,班级生活的乐趣自然凝聚成团队的生活常态,哪个不是主人翁,哪个无兴趣?

 

非常之选,非常之教,非常之课,非常之人,源自喜欢,源自创造,源自她那颗“用最初的心做永远的事”的信守。“非常教师”栏能分享柳咏梅老师的非常之事、非常之情,非常切题,非常打动人心。

(写于320

 

 

(柳柳按:因为想找《中国教师报》对我的报道的原稿,非常意外地在网络上遇到了这篇文章。感谢东方一木老师对我的评点。您的文字将鞭策我继续一路向前!只是因为:喜欢!)

 

2015510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