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的”?“黄土高原的”?——《安塞腰鼓》教学片断

“农民的”?“黄土高原的”?——《安塞腰鼓》教学片断


 


今天课上学习《安塞腰鼓》。


首先是齐读。


孩子们读得很投入,我跟着孩子们一起朗读。


我拿着话筒,走到一个男生面前,把话筒凑近他的嘴巴,他的声音传了出去,一下子把全体同学的朗读带动起来。就这样,我在教室里走动,传递着话筒,男孩子一看到话筒到自己的嘴边了,读书便都特别地正经、带劲儿起来。全班的朗读绝妙地演绎着、再现着安塞腰鼓的精彩表演。担心孩子们一路慷慨激昂、铿锵有力地读下去,在“人,成了茫茫一片;声,成了茫茫一片……”这一句时,我有意地降下速度和节奏,把“茫茫”二字强调并拖腔、放慢,孩子们是聪明的,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图,读出了安塞腰鼓表演到高潮时那种人与声、天与地茫茫一片的雄浑气魄。


然后,我把话筒留给了自己。当我读到“当它戛然而止”时,可爱的孩子们,一下子就把音量和语气降了下来,于是,我们一起走进了“出奇的寂静”的世界,“简直像来到另一个星球”,真的是这种感觉呢!


我小结了这一篇文章的读法:朗读要与安塞腰鼓表演的情形协调:要读出表演的三个明显的阶段,读出层次渐进、读出动静相衬、读出虚实相生、读出鼓点鼓声的节奏和力量、读出人们的精神和气质。


我们师生对第一遍朗读都很满意。


 


我设计了一个“提炼训练”:“这是_______的安塞腰鼓”,请用文章的词或短语填空。我要求孩子们头脑风暴起来,要快快地在文中找出。话筒在孩子们当中快速地传递,文中的短语一个个地被找出、读出,每一个短语都是那么贴切地表现了安塞腰鼓的特点。


二三十个人发了言。


话筒已经传到了第一组了。


第三组的李健成突然高高地举起了手,天哪,百年不遇啊!“好呀,李健成说哦。”他笑笑,站起来,“这是农民的安塞腰鼓。”怎么也没想到从来不举手的他会说出这样的答案,全班人都笑了。“是哦,前面大家报的主要是形容词类的,但是,我可没有对填空的内容做限定哦。”继续回答,又是几个精彩的短语被找出。李健成第二次举起了手,这一次他说的是“这是黄土高原上的安塞腰鼓。”也没错啊,但是同第一次一样,大家还是觉得好笑。


几十个被找出的词或短语,如何把它们整合起来,用什么角度,以什么方式呢?我突然就有了主意,就用“农民”和“黄土高原”两个词为突破口和基准点,来欣赏文本、理解立意。其他的短语似乎都没有这两个词有牵引力。于是,新的话题抛给孩子们:为什么只有“黄土高原”上的“农民”才能敲捶出这样的安塞腰鼓?


下课的铃声响起,期待明天的精彩!


 


一下课立刻记录,因为,这节课上,不爱学习的从来把自己当观众的几个孩子都主动地参与了课堂学习。除了李健成,那位和他关系很铁的俊豪同学也不止一次地主动举手要求回答。他们的手举得很高很高,他们的眼睛很亮很亮,他们的情绪很好很好,他们的状态好讨喜好讨喜。


下课后,我约来俊豪,告诉他,我特别喜欢今天的他,因为,他积极了,他上课的状态昂扬了,他明白课前我让大家伸手再握拳这个叫作“掌握”的含义了;我鼓励他叫他把这种状态延续下去。他很快乐地走了。


我真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这样的一节大家一起积极参与学习的课堂就能让我心潮澎湃,感到幸福。


 


2010421   星期三   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