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

我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


 


一个对自己从来不缺少自信的人,却在这个时刻变得虚弱了。


那个时刻,我的内心满是矛盾。可是,容不得我再多思考。“上楼!”这一句话硬生生地把我们的快乐扼杀在了结了冰的水池里。


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人有“头晕”的感觉。教室里,我一个人在台前说着话,十班居然也可以这么静,安静得异乎寻常。我必须承认,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教室里,享受过这样的安静。对平时来说,这样的安静简直就是奢望。不用话筒,每个字,不,甚至我连我正常的呼吸声都听得那么清楚。说着说着,我真想叹口气,可是那不是我的习惯。我怕听到自己的叹息声。


就像一个学生在作文中所说,那个时刻,我即兴演说与其说是在教育孩子,不如说更像是在跟自己说话。我不知道我今天可以说上这么多的话,这么多似乎已经很遥远、很陌生的话,然而,这些话,似乎又总是在嘴边的,只是很少有机会一下子说出而已。语文成绩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连做人的基本素养都不具备,还学语文干嘛呢?要那成绩有什么用?!我多么想给孩子们开经典情商教育课程,多想带孩子们集中学习几部修养身心、提升品行的经典作品,多想抛开考试,先悟道行道。


那么艰难地做一点符合语文含义的事情,顶着来自校方、家长的压力,忍着来自同事的品评和不解,我要做的实在只是一点小事:让孩子真正多接触语文材料,走进真实的语文生活。能够给我带来信心、推动我坚持下去的因素其实只有一个:学生的表现。


情不自禁地想起,和孩子们停掉半个月的语文课,加上所有的自习课,用二十多节课轰轰烈烈地开展班级文化艺术节(后来还增加了体育文化节,哪怕到中考一模后我们都没有停办过)的那些个美好的时光。同样是语文,同样是我任课,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有时我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


不要以为你有理想就可以实现目标,不要以为你有热情就能感化他人,不要以为你有付出就一定有回报,不要以为教育可以改良一切……


在这个插曲中,受伤的还有那么多对这节课满心憧憬的孩子,还有一个心痛如割的老师。有一种在荒原上孤独地行走,在厉风中嘶鸣却听不到回音的悲凉感。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那首老歌:《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报以两声长啸,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我的美丽语文草原在哪里?


很多事情,经历了才知也许不曾有过可能更好;很多事情,因着它带给我们的苦痛才感受到它的可贵。那份观察提纲,就让它永远地沉静于心里的最痛处吧。


每一个孩子都能记得这个伤感的日子吗?这个平安夜,不平安!


 


20121224   星期一      不平安的平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