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阅读的方式过年

以阅读的方式过年


 


这几天,没有下楼。


在家读期刊,做卡片。喝喝茶,听听音乐。


喜欢这样的生活。


读完2013年的六大语文核心期刊,共74本,完成了相关资料卡片的新登录。数了一数,288张卡片,绝大多数的卡片上的信息做了更新,尤其是专题类的增加了不少新内容。所有新增内容都将要被录入我的电脑里。


一个新的发现:与我的课题紧密相关的文章几乎没有。这给我的课题研究带来一定困难的同时,也给我开辟了一个很大的研究空间。


最开心的是,我的四个好兄弟,每个人都有作品发表在核心期刊上。把他们的名字工工整整地抄录在卡片上时,心里满是亲切和自豪。


《名作欣赏》,平时每一期都只是稍稍浏览。这一回好好读个够。每一篇都是精品。“礼失求诸野”这个栏目,别有风味。


今天又在网上订购了几本我迫切想读的书。


 


 


201426   星期四   雨绵绵。看着手边的高高一沓卡片,有一种满足感。)

“有肉圆子就行了。”

“有肉圆子就行了。”


昨晚在妈妈家吃饭。哥哥接到一个电话,我听他通话的内容,感觉电话那头是我的小叔叔。哥哥叫到:“是我小叔吗?”果然是。哥哥说,他没听出来是谁,一开始还觉得对方的问话有点莫名其妙的呢。我告诉哥哥,“‘别的菜不要准备,有肉圆子就行了。’就凭这一句话,就应该知道这一定是我小叔叔了。”


 


肉圆子,多么平平常常的菜。


直到现在,我最爱吃的肉圆子就是奶奶做的。我们一家人都最爱吃奶奶做的肉圆子。


 


以前,上大学时,每周五回来,奶奶总是要做很多荤菜等着我。照她的说法,我在学校一个星期,受苦了。其实,那时每个月我们都有二十多块钱的助学金,我拿的又是一等奖,吃饭还是阔阔绰绰的。但是奶奶总心疼我,怕我舍不得吃,于是,周末总要给我改善伙食。


逢到周五,奶奶会早早起床上街。她从不买现成的绞肉,她说用绞肉做出来的肉圆子没有味道,没有筋道。买来肉后,她要不停地用刀剁,何时加葱姜,何时滴酱油,加多少蛋清、芡粉,糖盐的比例等,都是有讲究的。炸到几成熟,烩到几分火,奶奶凭的是感觉,但是每次做的都一样的美味,好像所有的工序、比例都是严格计算过的。


不光是我,爸爸妈妈、叔叔婶婶等我们一大家人都爱吃奶奶做的肉圆子。


每次在外面吃饭,或者吃别人做的,都禁不住感叹:“这哪叫肉圆子啊!”


 


小时候,最喜欢的是年前家里炸圆子的日子。


那一天,我们都会踊跃地当伙夫,争着在灶下烧柴火。哪是因为勤劳啊,四个孩子心里都一样地鬼鬼的,我们想着的可都是锅里的那些热腾腾的圆子啊。


是的,不管是萝卜圆还是肉圆,我们都想先尝个鲜,吃个饱。


我们围在大灶边,看着奶奶把调好味的糊糊的东西交换着手拍几下,顺着锅边滑下,我们就在那儿拼命地嗅啊嗅,好像我们一嗅就能让圆子快点熟似的。没一会儿,就见那些刚刚并不成形的小东西一个个地漂浮在沸腾的油里。哦哟,全都是滴溜滚圆的。


奶奶用大漏勺把它们捞起,放到一个大盆里。还没等稍微凉些,我们就用手去抓吃,有时烫得手直丢,有时送到嘴里了,太烫啊,没法吃啊,就喔着嘴,舌头在口腔里前卷后滚地,快速地发出“喔咯喔咯”声,一只手在嘴前快快地扇风,同时,另一手又伸向盆子了。奶奶在这时,只是笑着看着我们,她是不会责骂我们的(别说这时,奶奶一辈子都没骂过孩子,她疼还疼不过来呢!她最看不顺大人打骂孩子了。)奶奶会再用小碗盛几个,一边还提醒我们“别烫着”。


通常,等所有的圆子炸完了,我们便也吃饱了。那时候,我们的肚子也跟圆子一样圆了。


我们撒腿疯去了,奶奶还在热气中继续幸福快乐地忙着。


永远围着蓝色大围裙,戴着蓝护袖,一生都为儿孙操劳的是我亲爱的奶奶。


 


几年前,奶奶去世了。我们一大家子再也吃不到奶奶精心做的肉圆子了。


 


不知何时,我发觉妈妈做的肉圆子味道和奶奶做的几乎一模一样了。


上次,爸爸的老家亲戚来南京。小叔叔提前一天跟我妈妈说,其他菜无所谓,有肉圆子就行了。妈妈一边择着菜,一边跟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这事。


昨晚我跟妈妈说,哥哥接到小叔叔的电话,说年初一来拜年,有肉圆子就行了。妈妈很开心地说,有,有,早就准备好了。


 


昨晚回来的路上,小叔叔电话里的那句话,“别的菜不要准备,有肉圆子就行了。”总是萦绕耳畔。于是想起奶奶,想起她陪我走过的34个年头,想起她对我的一切的好,想起她病重时的每一个眷恋的眼神,想到她再也看不到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地吃饭说笑,只在那寒冷的山头陪着一样不再言语的爷爷,心里便觉着真是在冰天雪地里了。


 


奶奶,妈妈做的肉圆子也一样的香呢,您能闻得到吗?


 


(记于2010213   星期六   虎年春晚之时)


 


后记:


联欢晚会正在播放《相亲相爱》组合唱。相亲相爱,奶奶,我们永远相亲相爱!想念您!在这个团圆的夜晚。


哦,告诉您,新年是虎年,是您的孙子虎子的本命年呢,他都三十六岁了。您走时,他正随公司的船漂泊在海上。今年,他有时间回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可是却再也见不到您了!他也想吃您做的肉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