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一场昂贵的成本转嫁

转引自531《华商报》。以下内容部分登载于《报刊文摘》2012-6-6


 


“村校撤并”十年反思


一场昂贵的成本转嫁


 


   农村教育问题,因2011年频发的校车悲剧而凸显,校车事故的背后,是农村学生上学的路越来越远。而上学难、上学贵、上学远的现象背后,则是持续了十年之久的农村学校布局调整,俗称撤点并校518,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举行农村教育办学布局调整研讨会就这十年进行反思:这项政策给农村到底带来了什么?


  你能让你的孩子在山里走3个小时去上学吗?杨贵平坐在发言席上,面对一排排的教育界专家说,怒不可遏。


  20多年来,这位早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在美国生活了40年的老太太,足迹遍布了中国云南、贵州、内蒙、河北、宁夏等10多个贫困农村的学校,见证了乡村教育在城镇化过程中的衰败。


  杨贵平的眼眶有些红了,她瞪大了眼睛,拍着桌子说:十年了,撤点并校政策给农村带去的伤害已经够多了,是不是到了该停一停的时候?


  村庄没了学校


  走向消亡是迟早的事


  上个世纪80年代起,杨贵平就对中国农村的孩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关注的是30年后甚至更长时间里,这群孩子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她曾从孩子们浓郁的乡土情结中看到了他们对这个国家的热爱:从小就与泥土为伴,帮助父母干农活,和弟妹一起上山砍柴、喂牛、养猪,在烧柴火的锅里做饭,在属于自己生长环境和传统的地方长大,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地度过童年。


  但是,在课堂上孩子们却学到的是对城市生活的向往:老师们总是教导这些孩子,农村是多么的贫穷,一切是多么的落后,有出息的孩子应该去城里,没出息的才会在家种地。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家长们希望孩子长大后,离开农村,永远不在田间劳作。从上学开始,家庭的一切重心都在孩子的教育身上,为了孩子,他们可以背井离乡,放弃一切。


  山西黄河边一个小村庄的故事让杨贵平感触颇深,村子里原来有100多户人家,有一所小学。7年前,学校被撤并了,孩子们需要到离家十几公里外的中心小学去上学,短短两年间,就有30多户家庭搬走了,土地也开始荒废起来,留下的都是最贫穷最没有能力的家庭。


  而一所农村小学不仅是几间校舍和几位普通话不好的教师那样简单,它曾一度是村庄的中心,它的希望和灵魂,一个村庄没有了学校,没有了孩子,就没有了灵魂和生机,走向消亡只是迟早的事。杨贵平忧虑地说。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资料显示,1997-2006年,村庄数量的减幅达到了13.85%,村庄学校的减幅却为45.33%而更大规模的减幅来自2001年国家实行教育布局调整之后。


  对于家长而言,与其走几十公里的山路让孩子去中心小学,还不如直接带孩子去教育资源更优越的城市。


  让杨贵平更痛心的是,10年寒窗之后,农村孩子能考上本科的不足10%,但这些孩子的生长经验已经被城市化了,他们很难再回到农村。


  这些孩子,这些父母,和那些走向衰落的村庄,他们的未来在哪里?杨贵平问。


  5800万留守孩子


  你能想象他们的人格状态吗?


  家庭有能力的孩子都去城里上了学,留下的是最贫穷的家庭和他们的孩子。这是北京西部阳光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梁晓燕从事农村支教这十年来的最大感触。


  根据中国妇联统计,我国目前有留守儿童5800万人,占到了全国儿童数量的28%。另一项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2011年中国大陆总人口为134735万人,城镇人口达69079万人,乡村人口65656万人,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


  而在农村留守的这部分孩子的辍学率十分惊人。


  梁晓燕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前不久,一位清华大学的教授找到她,问她:你知道中国农村教育的真实情况吗?


  原来,这位教授在四川某县考察时发现,有个村庄的辍学率很高,校长说:确实是有1/3的孩子辍学。教授不信,他和同行的老师们询问了4个村庄后,结果证实有70%的孩子辍学。


  撤点并校后,在这个村庄10公里的地方,有一所小学,但是不属于这个村子的行政区划。孩子们必须去20公里外的一所小学上学,这是这些孩子辍学的主要原因。梁晓燕说。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雷万鹏的实地考察也让这个话题沉重起来。近期,他去山西石楼县进行调研,在一个小规模的农村学校,一个班只有3个小孩在这里读书。他询问了三个孩子的家庭背景:有一个是因为父亲出车祸,母亲外出打工没法带,老人带孩子;另外两个仍然在教学点上学的孩子,都是因为家里贫穷。


  如果你把教学点拆掉,这三个孩子一定会辍学。雷万鹏说,撤点并校的十年,我们忽略了这部分孩子,没有家长愿意孩子辍学,只是他们无力负担。


  更重要的是不可预见的社会心理代价,和失去安全感自信心的一代人。敏感、冲动、恐惧、孤独、沟通焦虑、学习焦虑,这些都是留守儿童、寄宿学生常见的心理障碍。20084月,REAP(农村教育行动计划)项目调查发现,在10所陕西寄宿学校的2000多名15年级学生中,9.3%的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2.7%较为严重。


  梁晓燕说,当我们社会发展以城乡二元作为代价时,付出代价的就是这样一代人了。你能想象未来这一代人的人格状态吗?梁晓燕说,有时候,想想未来就后怕。


  大规模撤并


  一场昂贵的成本转嫁


  在大多数的撤点并校中,节约资金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决策层看来,放弃小规模的学校正是为教育资金和师生资源相对集中,从而解决城乡教育不平等问题。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范铭在走访陕西安康、渭南十三个县的乡村学校后发现,所谓的节约资金根本就是一个幻想:孩子到更远的学校上学,有寄宿还好,如果没有,老人带着孩子在县城租房子,费用全部转到农民身上。


  校车一度被许多专家以为是解决走读学生上学的最关键工具,然而受限于山路、学生资源的不集中等问题,一所乡镇中心小学根本不具备校车的条件,以及承担该项费用的能力。


  20111116,甘肃正阳县幼儿园发生校车事故,致2143伤;1117,甘肃庆阳再发生校车事故,21人遇难。一系列的校车安全事故让直管领导如履薄冰,很多人不再赞成校车模式。


  那么,寄宿孩子的生活又怎么样?北京大学附属中学前任校长康健对农村寄宿制的研究发现:包括睡觉、吃饭、安全、营养、医疗、亲情,哪个学校研究过孩子生病了怎么办?女孩青春期怎么办?教育局说我们根本没有配置!


  康健认为,10年急速行政化的撤点并校后,农村教育机构并没有做好准备。


  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学者刘善槐为记者展示了一组画面:在农村的寄宿制学校里,上下两排的床板上平行放着十几位孩子的被褥,被单已经发黑,除此之外,简陋的宿舍再也没有落脚之处。


  没有卫生间,学生们一到晚上根本不敢喝水;宿舍气味很大,进去了能把人熏晕,这样的寄宿学校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刘善槐问,撤点并校的布局调整,就是为了让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接受教育?


  最严重的还是家长经济负担的加重。他对乡村800余名住宿生进行了调查,一年的伙食费、交通费超过4000元的有21位,占2.48%2000元到元的82位,占9.69%1000元到2000元的有289位,占34.1% 元以下的有454位,占53.66%。住宿生平均年花费为1157.38元。


  刘善槐的结论是:学校撤并并不是简单地节约了经济成本,而是把部分政府的成本转嫁为农民的经济成本、学生的时间成本和安全风险。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认为,各地积极撤点并校不外乎两种动机。一是顺应学生人数减少而撤并;二是人为地加剧撤并,其动机往往是非教育的。


  这一政策之所以获得强有力的行政推动,学校撤并规模越来越大,一个主要原因是学校撤并可明显减少地方政府的教育经费支出;另一方面,它正在演化为一项新的政绩运动。在地方政府城市化率的攀比中,撤点并校成为拉动县镇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的有力工具。杨东平说。


  荒芜的校舍


  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


  在这场长达十年的撤点并校结构调整风波中,快速的撤并,凸显了教育改革的缺乏战略性和无序。


  西北师范大学的教育博士白亮在对甘肃省某县进行田野调查时发现,大量的无序撤并,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截至2009年初,该县闲置的学校十一所,包括峡口小学、下焦湾小学、上河小学、中河小学等,这些小学的希望工程投资为25万元至70万元不等,总资金接近320万元。


  不仅是这些希望小学被废弃,其他撤并村小学里偌大的校园里也只有学前班,大量教室闲置。


  即使是这样,20089月在甘肃酒泉召开的基础教育工作会议上,决策者还提出新一轮教育布局调整要以撤点并校为基础,以创办寄宿制中小学为突破,坚持高中、初中阶段学校向县城集中,小学向中心乡镇集中,学前教育向中心村集中,新增教育资源向城镇集中的规模办学思路。


  据此,该县教育局又制定了《县学校布局调整规划》,提出2011年当地中小学校将从103所减少至28所,也就是2年内撤并75所学校。这些撤并的学校中不少是20042005年新建的学校,甚至有20082009年刚刚竣工的学校。


  一面是农村学生的辍学,一面是对学校资源的疯狂合并,谁又为此曾向公众和善款的捐赠者解释过呢?


  就这样,一些学校被废弃,另一方面,却为了让资源集中的学校有条件接纳更多的学生,增加投资扩大原有的校舍,大兴土木。


  范铭博士调查显示,2009年延安市计划新建5所、改扩建3所,包括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投资约 亿元,建筑面积17万平方米;另在宜川、延长、子长、安塞、志丹、吴起、洛川等县城区新建8所学校,扩建13所学校,总建筑面积近50万平方米,投资约10亿元。


  而另外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初,延安全市公办中小学由2000年的4803所整合为1445所,累计撤并3358所,撤并率达到69.9%,全市布局调整累计投入资金达10.8亿元。


  这种把资源集中当作资源优化的做法,国外已经有很多学者做过研究,并提出质疑。20世纪90年代,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在大规模地进行学校合并前,政府宣称学校合并将会为纳税人节约数百万美金,但是学校合并后民众却发现,州政府在学校合并上的花费超过十亿美元。范铭说。


  反思十年


  过度撤并之风必须刹车


  然而,多年坚持计划生育城镇化加快的大背景下,对农村学校布局调整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问题研究专家党国英教授认为,农村布局调整是大势所趋,调整后的布局情况肯定比调整前合理了,教育资源的相对集中也带来教学质量的上升,但现在的问题是,一刀切的模式布局调整过快。


  在近期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主办的撤点并校研讨会上,不少专家支持这一观点。


  杨东平直陈撤点并校的弊端:将学校从农村连根拔起,对农村社会的影响远远超越了教育自身。家长进城陪读,不仅影响生产、老人赡养,而且导致离婚率上升和家庭破裂。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处长高学贵在近期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的一项会议上坦言:如果因为我们撤并学校导致学生辍学,这与我们的方针政策是背道而驰的!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基础教育研究室主任汪明也承认:中国农村教育的办学重心现在看来,我觉得应该是适当的下移,而不能简单化把小学向乡镇集中,初中向县城集中,甚至在有些地方,高中在县城也不办了,要向大城市集中。


  中国缺少一本《教育法》,它应为撤校和建校提供基本的法律依据。就像美国老的教育法规定的那样,有50户人家建一个小学,有150户人家建一个中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撤点并校建一个你想要多大就多大的学校,这是我们10年来应该反思的问题,康健说。


  雷万鹏教授批评:为什么一个小学的规模必须300名学生?240名学生,一个班40个孩子,6个年级为什么就不行?缺乏法律约束的撤点并校政策,带有太大的随意性。


  记者发现,早在2001年《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就曾指出,农村小学和教学点要在方便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适当合并,在交通不便的地区仍需保留必要的教学点,防止因布局调整造成学生辍学。然而,落实政策的重点却放在了撤点并校,忽略了方便学生就近入学这一前提。


  过度撤并农村学校之风必须降温和刹车!杨东平说,国家主管部门的意见发出了明确的信号,但更重要的,是需要破解农村教育的危局,探索新形势下农村教育的科学发展之路!(记者:刘斌)


 


 


2012611   星期一   读这篇文章,想请我资助的那几个孩子。大而全、集团化的学校规模趋势何时可以停步?回头看看那些走在山路上的孩子们吧!)

也许,也许,也许……——铜陵之行2课后反思

也许,也许,也许……


——铜陵之行2课后反思


 


晚上朗诵会的后半段,说到了我的课。从教育的意识,教育的关怀,教师的智慧的角度,大家都以为,我在那种情况下,完全可以不把课上完,哪怕只是上一个环节,把其余的计划跟孩子们说了就行了。


一边听,我一边回想当时在舞台上的情景。


说真的,上课时,我压根就没有想到要上一半。


之所以没有想到,是因为我没有学生生命意识吗?是因为没有对教育的真正理解吗?是因为对开课的理解那么偏狭吗?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的唯一的想法是:上课的时间到了,该是我和孩子们的语文课了。这一节课,我要用这篇文本教给他们一些基本的阅读方法,培养他们一点基本的阅读能力。如果,这是我上完一节课的理由,那就是全部的也是唯一的理由了。可是,这个理由的背后呢,是我在意我自己要在这些人面前展示我的教学设计吗?是我要告诉别人我对语文的理解吗?还是什么别的呢?


 


文质君说课堂的后半段,我的语气里流露出一种疲倦,这让我很惊讶。语调的上扬、降落能如此真切地反映和折射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我准备听听录音,在语音里去捕捉这样的细节,去分析微细中的大问题。


如果,我在课堂上的后半段,语调确实有变化的话,也许不是因为我疲惫吧。深层地琢磨,感觉好像是那段时间,我与孩子们在进行文本解读和赏析时,对学生回答问题不能够切中要害的一种担忧,一种急迫吧。那一会儿我听到学生回答问题不到位时总是在反思是否我提问不够明确呢。这样的一种微妙的心理居然不经意地就通过语音语调的变化传达出来了。很神奇啊!


 


其实,在那一节课里,我的感觉很舒展,也许因为没什么压力,毕竟不是比赛吧;也许我正在变得从容了吧;也许因为我和孩子们课前的那种相融吧;也许因为我对语文及语文教学的理解有点符合语文了吧……突然反问自己,在突发情况下,不调整课时安排,也许,更是呆板迟钝吧;也许更是缺少生命意识吧;也许缺少教育智慧吧……哦,我自己都解释不清。这越发让我觉得教育的神奇伟大与深不可测了,越发得用敬畏之心面对教育了,越发得钻研勤奋与深度思考了。


 


201181    星期一   话筒出问题了,这倒是给了我一个美丽的意外。感谢有这样的事故让我可以多一些思考。)


 


 


 

课堂气场及反思

课堂气场及反思


 


许是年龄越来越大的缘故,许是深入研读文本的缘故,许是努力倾注的缘故,这两篇课文上起来特别有感觉。总觉得自己多少能理解作者鲁迅、胡适了,总觉得更能理解他们笔下的人物藤野先生、胡适的母亲了,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学习这些文章就是在倾听作者的情思,倾听人物的心语,更是在倾听自己对生活、生命的理解。


有时会情不自禁地情绪激动、思维飞跃、语调抑扬、体语丰富,那是我喜欢的一种状态,是全身心在课文中的状态,是完全投入课堂磁场的状态,我称为有强烈的“气场”了。这种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备课中所有的积累,现场所有的灵感都一齐聚集,这种要“沸腾”的状态让我整个人都要消融了似的,忘了自己,忘了时间,只知道这就是语文的魅力,只知道我要与学生分享我当下所有的思考和理解,是的,当下,当下,一刻也不能停留,一刻也不能耽搁。


当那一声“老师,下课了”在我耳边响起时,我依然故我地驰骋在那美妙的文字里;当再一声“老师,下课了”又飘来时,我突然就如鲠在喉,呜呼,无法可想。还能怎样呢?铃声就是命令。整个人就像一只原本充满了的气球被人突然扎了一针,扑的一声,瘫软瘪平了。


 


当孩子们都在就“气场”做反思时,我知道了问题是出在我身上。他们很善良,说要多多理老师,说要努力学习,说要换位思考。我希望孩子们与我一起在一个气场享受语文,可是,真的,这太不容易了。


 


回来后又一次捧读《回到每个人的生命化教育》。我又一次深刻地理解了“教育是慢的艺术”。这本书目录中的一些标题就告诉了我,我对教育的认识还不足,所以才会那么在意“气场”,那么在意感觉,那么在意呼应,那么在意自己,也那么在意学生。用《回到每个人的生命化教育》里的这些文字提醒自己:用心地面对,天天读书,好好向上!


 


更重要的是,把生命化教育看成一种生命的行动,看成一种存在的方式,看成一种寻找精神家园的途径。


契诃夫说过:“我们要一点一滴地挤掉我们人性中的污点。”挤掉我们身上的奴性,挤掉我们身上的某种消极的、紧张的、焦虑的,甚至一种粗暴、粗鲁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讲,生命化教育可以看成是一种自我反省、自我成长的教育。


“我们这个时代教师的精神面相


“我们必须在一种妥协中寻找精神的回归


“回到每个人的生命化教育”


“在本然与应然中复杂、多维、整体地理解教育


“教育是的艺术”


专注于职业和生命应该是我们的毕生追求”


“学校真正的财富在于文化积累”


生命的相遇本身就很值得期待”


“用黎明的心态进行人生马拉松”


“教师的本分,一定包含着对每个学生价值的承认


教育是母性的,班主任工作最核心的就是要多讲故事、少讲道理”


“用平常心润泽学生的情感”


“父母的首要职责是陪伴与对话


“在鼓励与随顺之间保持戒律


“我们需要的是‘存在革命’”


“哪怕还难以产生效果,我们也要学会表达


“在对话、交流中改善自己和环境


“尽到本分,教师才可能成为幸福的人”


“用最初的心永远的事


“教师要成为一名讲述者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让学生写“欣赏”作文,何尝不是提醒自己用欣赏的心态去面对孩子、面对教育?)


 

今天,我让学生面壁思过

今天,我让学生面壁思过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让一个学生面壁思过。


第一次在课堂里因为一个学生的插嘴而做出了一个令自己惊讶的举动。“起立!走到教室后面!面壁思过!”听到他插嘴的瞬间,我发出这样的指令。


那个孩子站过去后,还不停地回头看我。我生气地说:“不要回头看我。想想你刚才说的话。”


看着其他的学生,或知情或不知情的学生,我说,“且不论我们目前一直在推进的美文积累、经典情商教育,单是从一个人的角度看,他也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语文角度上的用词是否恰当的问题,而是一个人是否具有人的基本素养和情商的问题。”我又强调,在这样的日子里,说出如此没有人性的话,真让我心寒、心痛!这不是一个人的语言习惯问题,而是做人素质问题。


 


是啊,我们的学校教育有时真的很弱势啊!


我一直在努力地追求并引导孩子们做真善美的人,做一个情商高、修养高的人,可是,很多时候,却真真实实地有强烈的碰壁的感觉。我们的学校教育在一个孩子所受的家庭教育面前显得是那样的虚弱无力。一个孩子多年的家教,会完完全全地通过他的一言一行表现出来。然而,有些言行却实在堪忧。


可是,家庭教育这一块谁来负责呢?想起经典情商教育课程中说到的,很多的职业都需要职业上岗证书,然而,世界上最伟大的、最神圣的、最不能怠慢的职业——为人父母却不需要上岗证,能保证我们的家庭教育不出问题吗?想想好恐怖的!


我们的社会何时能从教育的根源——父母教育、家庭教育开始,真正下大力气提高教育水平呢?这么一想,更加觉得经典情商教育课程的重要和伟大了。


教育孩子做真善美的人,任重而道远啊!


 


想起一段读来很痛的文字:


“我们拚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伤口,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


 


2010512   星期三  晴)

课外文章就是教材

课外文章就是教材


每一天的语文课上,我们都会听到一个有味道的故事。值日同学背诵一篇文章,大家边听边记录梗概、写感想,然后全班交流。这是我们语文课上最鲜美的一道菜。每天我们吸收着语文的养分,吸收着文学的养分,更吸收着人学的养分,为我们自己的成长,也为理解别人的生命。


我从来不认为语文课前的听记美文活动是独立于语文教学之外的,我也从不担心所谓的教学任务完成不了。我们没有必要把每一篇课文牵涉到的教学内容都一网打尽,突出重点才能见效果。我们更不应该狭隘地认为,我们一个学期教完了教材上的30篇课文,就是完成了教学任务;我们更应该承认,有很多课外文章是可以拿来做教材用的。


今天学生背了一篇文章《压在箱子底的录取通知书》。


孩子们交流的时候,观点主要集中在这几个方面:评价和赞扬哥哥伟大的爱和奉献,赞美手足情,批评弟弟的不是,为哥哥提出建议。总起来看,关注的是文章的内容和主题。


在交流这样的文章的时候,看着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蛋,听着他们说出的很成熟的思想,你会怀疑你面对的到底是不是初一的孩子。


教育是慢的艺术,教育靠的是濡染,每天一篇美文,将师生们的智慧聚合起来就会形成一股力量,慢慢渗透进我们的思想,从而改造我们的灵魂。


每一篇听记材料我们都可以充分挖掘出它的价值。


对这篇文章的题目,不少同学提出了看法。这个题目很不成功,故事听了一半,根据文意就能猜到文章结局了。这样直白的、以多余的答案形式出现的文题太没有味道了。


我对文章的叙述方式提出了解说、批判和修改建议。


这篇文章所写内容跨度三十年,采用顺叙的方式叙述,使文章显得拉拉杂杂。这样的文章最适合采用插叙手法。用插叙法,可以把主事件集中在文章的最后一部分,通过“三望”来串起全篇的内容。


我把故事情节按照插叙的手法重新组织了一下,让学生们体会到几分钟的事件里可以浓缩三十年的生活。我做着手势,说,这就使文章有起伏和波澜了,有看头了。


我继续说,插叙的必须是有助于塑造人物形象的,有助于推动情节的,有助于揭示或深化中心的,正如,《爸爸的花儿落了》里插入“我”小学一年级时赖床被“爸爸”暴打的情节是为了表现“爸爸”的这种严厉的甚至是粗暴的爱,这是一种特别的爱——教育爱;插入“爸爸”送来花夹袄是为了表现“爸爸”的柔和的慈祥的爱,这是一种普通的爱——生物爱;插入“爸爸”逼“我”独自去银行“闯练”汇款是为了表现“爸爸”那份“为了离开”的爱,这是最高层次的爱——社会化爱……在无影无形中就进入了对《爸爸的花儿落了》这一篇课文第二课时的教学。


学生们入神地听着。


由课外文章的结构解读直接进入课内文章的学习,而且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改编,使学生们对“插叙”手法更多了一份直接的认识。这比枯燥地讲解插叙的概念,理清课文插叙线索更容易理解。


教材无处不在,课外文章就可以做教材。美文听记就是一项很好的语文教学内容。所以,我要坚定地走下去。


 


201033    星期三   教学后记

你会觉得恐怖吗?

你会觉得恐怖吗?


 


今天课上,有学员提到这样的现象:


1.      有的小学校,中午在学校午餐的学生,排队拿饭的顺序是:按照成绩排名依次拿饭,即,成绩第一名的排在最前面,第一个拿饭;成绩第二名的排在第二名,第二个拿饭;以此类推。


2.      学生的座位完全按照学生的成绩排名来安排,成绩好的做最前面,成绩差的就坐在最后面了。


3.      成绩在班级前十名的,可以拿到五元钱的奖金。奖金从何而来呢?是成绩差的同学交的班费。


 


真的难以想象,这些居然是我们当下某些学校的一些现实。我听到后,脱口而出:“反教育!反人道!”


 


请问,您对这些现象有何看法呢?


欢迎大家讨论交流!


 


2010130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