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史记》第178回:艳阳高照黄梅天了无踪迹 中考发威老师们想想别人

201210  《班级史记》

178 艳阳高照黄梅天了无踪迹  中考发威老师们想想别人

20121030  张殊文

上回说到——说到什么呢?本史官并不知道,因为在我写这篇史记的时候邮箱上并没有前一篇的史记。话说我本以为史记收官的重任会落在我的手上,为此还有些小激动呢,然而真相是我想多了。(柳柳按:真的呢,随着毕业越来越近,我们十班的史记也要收官了。我们不虚度每一天,所以要记录到初三的最后一天。全班性的活动还有两天了,这样的话,我们的班级史记以180回封笔!也算是个完美的结局吧!)

今天本史官较早就到了校门口,但当时校门还没打开,于是本史官机智地去超市买了一瓶水,回来后就已经允许学生进校了。

来到大石头边给同学休息用的桌椅那里,许书乐和王子安同学已经先到一步(原谅时间太久我真的忘记同学们的英文编号了),并且据王子安同学描述,他七点就到学校门口了。对此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七点钟本史官还躺床上呢。复习过程在此不多做赘述,总而言之大家复习的都特别认真(并不)。等二柳老师到了之后,大家签完到就奔向各自的刑场,呸,考场。本史官这次的考场是302教室,也就是初二(10)班。看见门上熟悉的班牌也不禁感慨:这个十班的班主任会不会也一天到晚地跟他们说:“你们上届那个十班啊,是全年级最好最听话的班。”如果真这么说了,我只能对那位老师说:瞎说什么大实话。(柳柳按:看到这句话,想起亮亮老师说的:“你们真是一个富有挑战的班!”所以啊,柳柳要说:“感谢孩子们带给班主任的磨砺。你们是真正推动班主任成长的力量!相伴成长,这就是教育的真谛!”)

第一场考试是语文,在简单扫了一眼试卷后,本史官又一次惊呆了:那么多六分的题目,是什么鬼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卷老师真的已经懒到这种程度,连多出几道题都不愿意,所以干脆大笔一挥,给题目套了个六分的分值。对此我的看法与教主一样:为什么不干脆四十分一道题,一张卷子出三题,那多方便啊,最好三题就分别是建档号、考试证号、姓名好了。(柳柳按:呵呵,多奇特的想法。真的就这三题,也保不准会有孩子写错的呢。)更何况,出卷老师秉承融会贯通这一原则,愣是将阅读理解和名著阅读融为一体,这也让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名著阅读很可怕,用名著阅读出阅读理解更可怕。(柳柳按:推动阅读,加大名著考查的力度,这是南京中考的趋势。但是,以连续的大分值出现,确实吓住了孩子们。中考指导书和各区县的模考试卷里都没有这么大的分值,难怪孩子们拿到卷子感觉不适应了。)说真的,在认真复习了《格列佛游记》和《水浒传》之后发现考的是《童年》,本史官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以及在得知阿廖沙拿了一卢布之后外祖父不是把阿廖沙揍一顿,而是打了阿廖沙的母亲,我想说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外祖父您能按剧本演吗?(柳柳按:本次的名著阅读考得非常细,又是初一时的必读书,所以,很多孩子答不准确。可以理解和原谅孩子们,但是,向谁要分数去?)

在做题过程中,本史官愣是要被这一堆麻雀逼成了精神分裂。前文还写着“麻雀好吃懒做,爱占人便宜,表达了作者的厌恶之情”,下一句就变成了“麻雀的筑巢过程非常有趣,表达了作者的喜爱之情”。我只想说出卷老师是真的被一个人关得太久所以要弄出些精分小把戏来逗我们玩吗?说好的“想想别人”呢?反正考完这场试本史官是没法想别人,只能想静静了。(柳柳按:阅读,以非连续文本的方式来考查,可谓改革颇有大尺度。“这一堆麻雀”也确实麻翻了不少孩子。解析段落安排、分析语言特色,以新面孔的题型出现,孩子们不适应呢!其实,语文说到底,考的是语文综合素养,这份试卷颇能考查出学生语文素养的高下的。只是,孩子们被应试训练过多,思维有了定势,缺乏灵活了。不要傻傻地做题,回归语文的本分:阅读、感悟、写作,才是根本!)

考完试,本史官和张硕宁同学一起前往学校食堂。对于久违的本部饭菜,本史官觉得无籽西瓜不错,挺甜的,其余……不多做评价。(柳柳按:我一直觉得进餐过程中吃水果,很不科学。为什么很多人都这样做呢?食堂也这样配发?不是吃得多就营养好,也许反而因为不科学而伤身体,只是伤得一时看不出来而已,时间久了,一定会有明显危害的。正如对待考试,不加选择地刷题目,而忽略了本应该坚持的阅读与写作,那一定是没有真正的实力去应战的!)

午休完下午回到学校后,本史官恍惚间看到一阵白烟(其实是白雾),本以为是哪位同学替天行道,不,惨无人道地烧掉了卷子,但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只是在给植物浇水而已。(柳柳按:以水雾的方式浇水保养草木,还真是别致。中考前孩子们在雾气中复习、聊天,颇有几分仙气呢!)不过这么一来草坪周围也变得凉爽不少,同学们纷纷聚在一旁乘凉。说到这儿,本史官不得不再多说一句:为何连续一周的低温天气突然急速升温?为何说好的黄梅天却了无踪迹?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欢迎收看本期节目《中考》。

下午两场是物理和化学,关于物理这个电路连接的正负接线柱和化学的常温条件本史官也不说什么了,总而言之,人在做,天在看,坑者自坑,出卷老师,你以后还是少走夜路的好,小心我把你上交给国家。(柳柳按:据说这两门课难度不大,但是也设了些陷阱,呵呵,挖坑让孩子们跳下去呀!也许这样能表现出制卷的水平吧。对孩子们来说,审题本身就是一种阅读和思维能力的检测,所以,无论如何,定下心,仔细读题,都是必须的!)

中考的第一天就这样落下帷幕,成绩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成绩是万万不能的。(柳柳按:此乃真理也!)希望同学们在考试中可以发挥出最好的水平,不要留下遗憾。

 

PS:上次本史官写史记是加试出成绩的日子,于是果然和考试有不浅的孽缘。

PPS:其实本史官一直不是很能分清彩蛋和PS的区别。(柳柳按:其实,我也是分不清。就每天被孩子们“PS”或“彩蛋”着听的!)

PPPS:彩蛋:祝大家考的全会,蒙的全对。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PPPPS:我自己都觉得这篇史记字数有点少,但本史官现在的吐槽技能点已经全部刷到了智商点和运气点上,所以真的不知道该吐什么好了。

最后,中考的第二天又会发生怎样精彩的事情呢?请听下回分解。

 

 

2015613  星期六  中考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