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不好做呀

“主播”不好做呀

 

初一(2)  7号 孙梓超

 

    “大家好,今天由我来为大家做语文纪实播报。”每当听到这句话时,我就会想起我的“主播”经历。

    “我的播报到此结束,让我们共同期待明天孙梓超同学的精彩播报。”当我正沉浸在其他同学绘声绘色的播报中,猛然听到这句话时,感觉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心里一紧—-天哪!明天就轮到我播报啦!虽然小学时也曾当着上百人发言,但是,想到又要对着很多人说话了,心中难免感到不安。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来到学校—-待在家中难以突破瞌睡虫的包围—-万一上语文课时打瞌睡那可不得了,晚上就没有东西可以讲了。终于,语文课开始了,一开始照例是背书。机智的我突发奇想—-有了,今天的播报就从统计以背书开始的语文课的次数开始吧!这样的开头一定也能吸引人。好主意!就这么定了!赶紧调整思绪,跟上柳柳尽快做笔记,万一错过精彩内容可不行。两节语文课似乎很长,内容也似乎比平时多得多。为了播报需要尽可能详细地记笔记,刚开始没有经验,以为什么都该记住,发现一方面是记不下来,另一方面,有一些东西也没有必要全部抄录,慢慢就记得少而精了。由于一种无形的压力,语文课下课时,感觉心中像是有一根绷得很紧的弦慢慢松弛了下来,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放学回到家,我也顾不上通常都要吃上一点的美食,赶紧钻到房间里,回忆起上课的内容来,然后在播报本上奋笔疾书,真是才思泉涌呀。经多次反复推敲,一篇“传世”佳稿终于脱胎于“笔尖”了,自觉内容详实而不失生动,引人思考又不失幽默。

    我对着文稿一个人在房间里大声朗读了五遍,尽管自认为已经准备妥当,但心中仍然有难以扫净的紧张。当终于按下通话键,正式播报真的来临时,我一咬牙,没闭眼,放开喉咙,目光从每一个字上扫描过去,同时一个字一个字地准确地发出了声音……就像电影里发电报一样,滴滴滴、滴滴滴,目光扫过文稿,声音在网络上向四周传播,时间在有节奏地流淌,随着文稿越来越短,我的心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动,像一瓶正在拧瓶盖子的汽水,躁动着。“我的播报到此结束,欲知后事如何,请听明天龙班草同学的分解”。“解”的韵母发音结束,松开录音键的那一刹那,刚才那瓶拧开的汽水终于爆发了,欢乐的气泡冲了出来,“耶!”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喊出声来了。

    那样的紧张,那样的心情,只有播报过的人才能够体会呀。做个“主播”真的不容易呀,不仅仅是文字水平,更是心理素质的较量呢。

 

201512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