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姿多彩的雪——《雪》预习读后感选编


多姿多彩的雪


——《雪》预习读后感选编


 


李逸清:


《雪》这篇文章短小精悍,用简洁却又充满诗情画意的语言将两个不同地区不同的雪展现在我们眼前。文章主要描写了江南的雪,江南地区如果下起了雪的确十分好看,整个城市银装素裹,原本青翠的树在雪下透出若有若无的一点碧绿,花朵也像冰灯似的晶莹剔透。而且,一下了雪还不用担心蚊虫叮咬,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铺上了一条白毯子的草坪上堆雪人、打雪仗——只要注意不要滑倒。作者文中把江南雪景描绘得令人如痴如醉,孩子堆雪人时的天真烂漫、开心快乐令人更加喜爱江南的雪。北方的雪虽永远如粉、如沙,但屋里燃起炉火躲避冬的寒冷的人不觉得寒风刺骨,他们在屋里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孙若绮:


正因为稀有,雪才成为无数诗情画意的主角,在无数幅画面中以千百种姿态落下,被见到它的无数人赋予了截然不同的含义。雪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不论你心存何念它都是一样地下,本质是不会变的。所以雪本身是无意义的,各种作品就像它在不同背景下的影子,影子是可以有意义的,但翻版自自身无意义的雪。一切有意义的事都是相对于个体来说的,世界带给我们的震撼不如说是观察角度的变换带给我们的,面对同样的事物可能不同的人有喜有悲,当你被困在樊笼中出不来时,记得转个身。


 


 


陶丹宁:


多么美好而又凄美的景象啊。只是我素来不把雨与雪看作是一件事物,若是雪想象成雨的精魂,那要破坏多少洁白纯净的玻璃梦呀。雨与雪都是梦幻的,都是美得令人心碎不忍触碰伤害的精灵。所以不愿把雪的存在建立在雨的消亡上,南方的雨、朔方的雪,无论它是什么,只要能让我们从内心感受到温暖与愉快又何必在意纠结它的本质呢?或许有时不必将事物都看得那么极端悲观,那样太累、太辛苦了。何不怀着一颗拥抱万物的心去看雪呢?


 


方艺澄:


南方的雪和北方的雪我都见过,和鲁迅先生的描述还是挺像的。南方的雪是软绵绵的,一脚踩上去会“咯吱”一声往下陷一点的,永远都是松松软软的,像棉絮,飘飞的时候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里面充满了可爱的六角形,比如南京地区­­——江南水乡嘛,总是轻声细气地。而北方的雪中冰的成分多一点,刚积起来的时候还是柔柔的,一天后就都结成了小冰粒,硬梆梆的,拍一下手掌生疼,这大概也反映了北方人性格粗犷的特点吧——比如西安人。


 


吉利:


初看过,不敢妄议暖国的雪代指什么,朔方的雪又代指什么,只是在略微有所涟漪的湖面上平心静气后,觉得通体还余有一种冰凉的感觉,一种悲剧性疯狂宣泄后斑斓而澈静的悲哀,像一支冰锥铸成的利剑穿透着胸膛,将人高高吊起在高耸的雪国之上,接近天穹的地方。这样,能看到青白色半透明的空宇聚集的细小冰粒落寞地下落着,纷纷扬扬地下落着,我垂头悬挂,万籁无声,却又声如洪涌,在这其间千军万马搅动的狂澜中,无比渺小的只有我。


 


徐欣源:


    不同的景物、环境、风水带来不同的美的感受,或许温润美艳,或是大气高贵,或是古老沧桑。无论怎样的风景,总有一处可以直达某个人内心深处,不同的人爱不同的景,却可在大自然中找到所有,这大概就是自然的包容性吧。云海翻飞也有,竹叶婆娑也有,断垣残壁也有,孤风残雪也有,在自然中任何人都可以找到心灵的归宿。


童年总是美好的,回想那些幼稚的,可笑的,却开朗的,单纯的时光,竟留恋不已。不需要什么,只要一天地的雪,便可尽兴尽情!


 


许书乐:


之前我偶然在语文书上瞥见过这篇文章,看到最后两个小节,尤其是最后一个小节,便对这篇文章粗略有了“广阔而神话”的印象。今天从头看起时,又感到前面的描写是“和谐而惬然”的;于是便以为前面的文字在为后文作铺垫,后面必会用很多笔墨来讴歌朔方的雪。往后一翻,发现居然只写了这么些,而且第4和第5小节,尽管都写的是朔方的雪,但文字似乎一下从缥缈变成了虚渺,让我觉得很突然。所以,下面就是我的提问了:文章重点要写的是什么?赞颂了什么?


 


张思遥:


谁都向往着南方温和美艳的雪,她好像恬静的小姑娘一样令人愉悦、想要亲近。但也不会有人厌恶北方如粉如沙的雪,它的奋飞紧紧抓住了人们的眼球。人们渴望温存若渴求母亲的关怀,那是避风港,是栖息地;而同时又震撼于不屈的精神,那是前进的动力,自我激励的良方。静与动不可只取其一,否则不是在艰苦中被渐渐消释、丧失本性,便是在一味的拼搏中“光荣”地死去。雨的精魂寻觅着暖冬,青春的雪也不甘堕落,人也不过如此。


 


201449  晴 星期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