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上私塾被生欺——学生写关于同学执教随笔之一

   今晚下载学生的随笔,看着他们对同学执教课堂的记录,仿佛我又变成了一个坐姿端正、勤于笔记、积极思考、发言精准的学生。这是一种幸福:做学生的学生。先献上刚刚收到的三篇可爱的文字,一起分享我的老师们与我的快乐课堂吧!


 


师上私塾被生欺 


初一(7)班  鲁凌迪


 


不知为何,昔日的同学们竟成了我们一直敬重的老师。那么小的一个人,却成了这么个气势非凡的老师。我怀疑起我是不是做梦了,做了一个如此逼真的梦,于是,朝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


痛,撕心裂肺的痛,小声叫了一下。这怎么回事?正准备再掐一遍,同桌却是埋怨了一句:“发什么疯呢?好好听课。”突然想起前几天老师说过的话,恍然大悟。现在是学生执教,课堂倒是活跃多了,摆脱了往日的沉闷。虽然会有经验上的差距,但这些都在柳老师的帮助下被解决掉了。


最有趣的就是回答问题的时间。老师一直是学生的克星,在老师身上倒是无限地被放大了。捉弄捉弄老师的滋味,每个学生都想尝尝。无论是读书还是回答问题,同学们都会异口同声地喊:“柳同学,柳同学……”


但是,时间长了,老师自然也变聪明了。在上《荷叶·母亲》时,老师碰巧遇到了两个并排空着的位置。“现在请第四列的同学……咦,柳咏梅,你是哪一列的?”“老师,我是第五列的!”老师有些卖萌地说。“哦,那好。第四列就×××吧。第五列……”待老师看向第五列的座位时,老师已经滑到了第四列的那个空座位上。“老师,你看,第五列没人!”柳同学这次反倒捉弄了老师一把。全班笑声一片。


其实还有更坏的,老师居然向同胞下手。一次,很恰巧的我们这四人小组里回答了三个人。突然,老师在回答完问题时冒出一句:“老师,你看,我们四人小组就差张浩声没回答了,他说让他回答。”“那好,这个问题就你回答吧。”顿时,张浩声一头黑线。


自古民不与官斗,“柳同学”也不例外,所以,被“欺负”得很惨。我讲课的时候也要欺负她一下……


这样的课堂,岂不是生动有趣多了!


20121216  星期日)


 


给鲁凌迪同学的邮件:


一瞧你这题目,我就喜欢,就急急地想读。读后,就更加喜欢了。课堂上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就没有人写呢?我颇为那天自己的小诡计得意呢!让张浩声回答问题,倒真不是为了“欺负”他,而是觉得我们四个人那一节课上应该都要有很好的表现,借此来引导同学们要积极合作、努力向上的。等着你来“欺负”啦!我要做好接招准备呢!柳柳


(柳柳编辑时的想法:读这篇文字,情不自禁地回忆起那天课上我的表现。有时,为了逗逗孩子们,我还是要有点智慧的,不,应该是小鬼花招。我必须积极地配合小老师的工作,当然也得满足一下孩子们想看我被指定回答问题或者读书的快乐的围观心理呀。快乐是我们自己的,得学会找乐子呀!)


 


 


非一般的课堂


初一(7)班  奚悦


“上课!……


起立!级长同志微微愣了一下,响亮地喊出了起立。


“老师您好!”


“请坐!”


哈哈,今天从教室里传出的声音格外响亮。原因要解释吗?那就是今天的老师非同一般!老师、学生身份反转。


一改平日站在讲台上的严肃,柳柳老师就像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中学生,开开心心地在同学座位上,和我们一块儿鞠躬,向“学生老师”问好,惹得我们这些好奇的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柳柳同学”,就差看得太走神摔进“坑”里了呢!


不管是“学生老师”、同学,还是“柳柳同学”,都压抑住心中各种强烈的情感,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等待着“学生老师”的授课。


的确,由同学来教授的课堂与专业老师还是有一些差距,像一些好学的同学:如马婧飏、王炳尧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对着授课老师总会提出各种各样奇葩的问题,疑似有“砸场子的嫌疑”。无奈,“学生老师”毕竟经验不足。不过没关系哈,知识渊博的“柳柳同学”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助各位“好学”的同学解答各种疑难杂症。


最有意思的环节就要数读书了。ROSEBILLYJACK这三位同学是“躺着也中枪”啊。没办法,受欢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体现出来的吧。当然,“柳柳同学”每次也都会加入他们的阵营中,为我们献上好听的朗读声。


由同学上课,我能明显感受到上课气氛不一般了。从一开始的被动上课到主动开始上课,看来换一种方式学习也会得到一种新的学习效果吧!


“七班七班,非同一般”,这口号曾经被同学们用在校运动会上的,当然,这种神奇的教学模式,估计也就是在非一般的班级才能适用吧!


20121216


 


(柳柳同学说:是呢,不论我坐在哪个座位上,小老师总想点子排到柳柳同学来读书的。知道吗,我心里可就想读呢!没有当老师的机会了,我就利用被点名读书给其他同学以朗读示范啊!)


 


 


老师? 学生?


初一(7)班  君怡


 


学生执教?你听说过吗?反正,这在我们班已经成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这不,又是一堂语文课。课前的教室里一片喧闹,两位“老师”—-徐逸轩和王澔宇被同学们推上了讲台,似乎有点不情愿可又有些跃跃欲试。在老师们准备幻灯片的当时,周围少不了一大帮围观的同学在一旁好奇地探头探脑,似乎想提前知道上课的细节。难道想来个出其不意的提问?


   “叮铃铃—-”上课了。走上讲台的两位同学的座位上依然有人—-原来是我们的“柳同学”。今天讲课的内容是莫怀戚的《散步》。只见老师们定了定神说道:“大家先读一下课文,嗯,就第一排了。”王老师给同学分配了读书任务,同时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坏笑。因为,第一排有柳同学。这还不算,徐老师也煞有介事地请柳同学多读了一段。同学们终于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其实大家是想听听柳同学那声情并茂的朗读,只要一听见这声音,大家的笑声就会渐渐止住并且沉浸到课文中了。


    接下来,两位年少的老师又从生字词、课文要点和思想感情等方面对课文进行了讲解。同学们在听的同时会时而抛出一些问题“为难一下”两位小老师。就在小老师绞尽脑汁想的时候,第一排的柳同学会轻声地帮忙,及时地帮小老师们解了围。


 


这种上课的方式使同学们都对语文课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授课的必须认真备课,因为他要讲解给别人听。听课的也会饶有兴趣,因为他们要提问!要是上课都能这么有趣该多好。但是,现实的应试制度可没有这么有趣。唉,理想很美好,可现实很骨感。


20121216  星期日)


 


(柳柳说:是呢,看着老师点名读书的座位,我就心里有数了。心想,咱可一定要读得有模有样的。老师那天居然还刻意把最长的一段排给我读呀。你在我旁边,我坐那儿听课,是不是很认真?)


 


 


 


20121216   星期日    天气阴冷,读着孩子们或轻松或庄重或快乐或严肃的文字,好暖心!)


 


 

发表评论